农圈网 首页 法规 新法速递 查看内容

村内的废弃矿坑治理新模式

2017-9-5 00:00| 发布者: 文薪| 查看: 203| 评论: 0|来自: [db:来源]

村民反映:采矿影响灌溉留下安全隐患
  
  土厚浮是凉庭村里最靠近采矿厂的自然村,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记者爬上铁子岌山,在半山腰发现一个四五十米深的巨大矿坑,矿坑对面是一面裸露的山体,伴有一定程度的垮塌。
  
  “坑里都是泥,这是矿方洗出沙后剩的泥浆,用这些来填坑还不如不填,如果有小孩下去玩,很容易就陷进去的。”一名土厚浮村民说道。对该村村民来说,这里已成为一个安全隐患。
  
  村民称,矿厂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引走农田灌溉用水用于洗沙。记者在该村农田灌溉渠口看到,水闸前架设了另一条塑料管道,管道高于灌溉渠底部约10厘米。村民介绍说,“这就是矿厂用来引走灌溉水而设的,只要他们一洗沙,我们田里就没有水灌溉。”据悉,当水量较大或者关闭水闸后,灌溉渠里的水就会通过塑料管道被引流到其他地方。
  
  沿着灌溉渠一路下山就是凉庭村的农田,最靠近矿厂的几亩农田有的改种了果树有的丢荒了。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村民,大部分人都表示,矿厂作业对农田种植有一定影响,“有时水会明显少很多,但作物的基本灌溉需求还是能满足的。”一位70多岁的老伯说道。
  
  和凉庭村土厚浮相比,东汶村最靠近矿厂的两个自然村,新田和过垅头,目前农田丢荒的情况要严重许多。据村民介绍,一共有几十亩地丢荒了。至于丢荒的原因,部分村民认为是灌溉渠坍塌后没钱维修所致,也有人认为即使修好了现在也不一定有水,“因为矿厂把水都引走了”。
  
  不过,据东石镇政府的调查显示,凉庭村和东汶村受影响的农田此前已经获得补偿,目前村民更关心的是矿厂的善后工作,“我们要求采矿厂停止作业并回填矿坑。”过垅头村小组组长杨绪均表示。
  
  矿方回应:已向相关部门提交解决方案
  
  针对村民反映的采矿厂截流农田灌溉水洗沙以及用洗沙泥浆回填矿坑的问题,铁子岌采矿厂负责人姚某回应称,“灌溉渠的水闸只有在保证农田有足够的水灌溉后才会关上,我们只是通过水管将多余的水引流到池塘里储备用于洗沙洗矿。”
  
  姚某称,发生强降雨时,如果不关闸,雨水就会携带着黄泥沙直接冲到农田里,“我们关闸,把水和泥沙都引到池塘里,等下完雨,再开闸把水引到田里。”他也坦言,由于开关水闸都是人工操作,难免出现开闸不及时影响农田灌溉的情况。
  
  据姚某介绍,为了解决村民提出的问题,采矿厂已经向平远县国土资源局、环境保护局、林业局等相关部门提交了一份通过取土洗沙回填矿坑的方案。“如果方案通过,我们将采购专业的洗沙设备,到时会少用很多水;另一方面,我们也准备通过钻井,利用地下水来洗沙,避免影响农田灌溉。”姚某称,在此过程中,也会用泥沙慢慢回填矿坑。
  
  政府表态:探索出废弃矿区治理新模式
  
  然而,对于姚某提出的取土洗沙回填方案,东石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王运奇表示并不可取,“废弃矿区治理是有明文规定的,需由有资质的机构设计方案,不是矿方自己想怎么治理就怎么治理。”
  
  平远县国土资源局分管矿产和地质环境的副局长杜斌表示,根据“谁开采谁治理”原则,采矿厂应请有资质的第三方,针对废弃矿区设计一套包括节排水系统、栏加固、矿山复绿、矿坑回填等关于土质环境治理的方案,由当地政府、国土资源局、环境保护局、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林业局等部门共同监督执行。
  
  杜斌称,平远县一直在探索废弃矿区的治理问题,但监督管理执行难度大,不少旧矿区的治理效果并不理想。直到2015年,平远县政府要求国土资源局牵头和相关部门制定整片的矿山治理规划,并引进了北京( 农用地、 商住地、 工业地) 一家新能源公司,在废弃矿区探索光伏发电。“这种新模式算是在矿山治理工作上的一个小突破。”杜斌表示,但“谁开采谁治理”的原则并没有变,最后追究的还是采矿权人的治理责任。
  
  据介绍,平远县引进的新能源公司,投资4.5亿元在东石镇凉庭村原尖山矿区租赁109.7公顷土地,建设50兆瓦的光伏发电项目。今年6月,该项目已经正式并网发电,年平均发电量可达5326万千瓦时,年产值5200多万元。“这是平远县政府重点推进的项目,得到了上面不少的政策支持。”杜斌表示。
  
  “引进光伏企业到旧矿区,一方面解决了废弃矿山无人治理和管理的问题,另一方面还能开发发电产能,一举多得。”王运奇认为,这是比较成功的办法,可以在其他旧矿区推行。


鲜花

握手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