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圈网 首页 农民工 三农人物 查看内容

一名“80后”山乡纪检员的生命答卷

2015-10-27 12:04| 发布者: 文薪| 查看: 1388| 评论: 0|来自: 网络整理

       在这个世界上只走过了短短27个春秋的汤杨,生前任湖南省长沙县金井镇纪检专干。

  今年2月11日,汤杨在扑救山林大火中壮烈牺牲。4个月后,记者走访当地干部群众,很多人仍忍不住失声痛哭:“多好的一个‘80后’啊,怎么就这样走了呢?”

  “鬼门关”前救人的“扑火员”

  2009年元宵节刚过,长沙出现了罕见的30摄氏度高温,天干物燥。   2月11日下午,金井镇新沙村一村民埂备春耕,突然引发山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高家冲山顿时烈焰熊熊,大片农舍和数千亩山林危在旦夕。

  金井镇干部们第一时间赶到火场参加灭火。汤杨带着几名群众,在火场一侧用普通农具奋力开辟防火隔离带。无奈,因为山火蔓延太快,现场指挥部要求所有救火人员全速撤离。偏远山林中手机信号不佳,60岁的村民胡安泉对汤杨大喊:要活命就赶紧上这边山上来!但汤杨却喊道:“下面还有人!”便冒险跑向山脚另一侧通知同伴撤离。一股强风吹来,林火狂蹿达20多米高,几秒钟就吞噬了汤杨年轻的生命。

  “较真”的山乡“小纪检”

  在金井镇人的记忆中,山乡“小纪检”汤杨总是笑眯眯的。

  2008年4月,汤杨任镇里的纪检专干,接待上访群众是职责之一。金井镇干部们说,王梓园村老罗一直缠着要求按他的意图给3个儿子重新划分责任田。隔三差五,老罗就来镇政府“上班”。

  对老罗,汤杨是进门一张笑脸,递上一杯热茶,不厌其烦地倾听,再耐心细致地解释,有时还请老人吃饭,最后将老人送回家。去年冬天,看到老人棉衣单薄,汤杨掏出200元钱塞到老人手中……

  当乡村纪检,汤杨负责查办党员干部违纪违法行为。调查、谈话、取证,汤杨一丝不苟。他在笔记中写道:“调查、处理一个人不是小事,要尽可能准确。”

  去年5月,镇纪委对一起5万元“以工代赈”资金违纪违规问题展开查处,观佳小学老师杨某、金井水管站原站长周某在此案中“有问题”。

  但究竟是贪污公款还是违反财经纪律?负责办案的汤杨很慎重。

  汤杨先后4次赶赴几十公里外的县城,找知情人谈话,结果发现是周某没按要求把这笔“以工代赈”专项资金拨到观佳村,而是擅自将资金拨至金井镇中心小学。杨某在镇中心小学领取这笔资金中的4万元后,未使用、也未存入个人账户,而是一直将钱用报纸包好放在自家衣柜中,直到2008年才将钱交给校财务。最终,周某、杨某受到了严肃的党纪处分。

  金井镇蒲塘村是长沙市少有的贫困村,也是汤杨的联系点。村支书杨迪志说,村里农网改造、道路硬化、国土整理等工程总造价500多万元,从项目的招投标、资金使用的监管到工程质量的把关,汤杨讲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对自己负责、对组织负责”。

  在工地,汤杨发现一处裂缝,马上找县质监站责成施工单位返工。村民们说,有“汤纪检”负责“监工”,修出来的路走上去“脚上踏实、心里更踏实”!

 

 老乡们的“贴心人”

  在汤杨的身上,金井镇人感念最深的还有他的扶危济困。蒲塘村村民们说,当护送汤杨骨灰的灵车到村里时,上小学四年级的女孩小杨边哭喊边追着灵车跑了很远。小杨父母双亡,靠村里的救济款生活,汤杨得知她的情况后,就把她作为自己的资助对象,送钱送物送文具,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小妹妹。

  观佳村村民丁四辉家境贫寒,一次事故更让他从此无法站立。汤杨得知后,主动通过各种途径取得外省一家法律援助中心支持,并收集到了重要的书面证据后,丁四辉终于获得了16万元的赔偿金。

  据金井镇政府统计,参加工作短短2年,汤杨竟参加义务献血4次,为抗冰、抗震救灾以及资助困难户等捐款超过了3000元。

  令人难舍的“阳光男孩”

  金井镇党政办副主任文越说,认识汤杨的人都发自内心地觉得,汤杨人“很阳光”。2007年,镇里的自来水厂还未改造好,汤杨发现附近很多农户家里打了水井,就主动把打水的任务承担了下来。当时镇政府上下办公室的饮用水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满头大汗搬来的。同事们都说:“汤杨,你是我们的好‘后勤部长’啊。”

  对父母,汤杨同样关爱备至。在汤杨的遗物中,有个文件夹,里面一页一页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大多是汤杨父母写给他的信,汤杨细心地把每封信都收藏了起来。今年年初,自己常穿着几十元廉价鞋的汤杨花400多元钱为父亲买了一双皮鞋,又买了一件衣服给母亲。如今,睹物思人,这鞋子和衣服让两位老人家肝肠寸断。

  和所有“80后”一样,汤杨的爱情生活很浪漫。汤杨和女友小雷在网上结识,汤杨为自己的QQ取名“蛋白”、为女友取名“蛋黄”。汤杨在个人博客中说,“蛋白”要永远保护“蛋黄”。

  金井镇很多年轻人伤感地说,汤杨和女友原计划今年“五一”举办婚礼,亲朋好友都在为他们筹备。“如今‘蛋黄’还在,而那个发誓要保护‘蛋黄’的‘蛋白’却永远地走了。想到这些,我们心里痛啊!”

  据新华社长沙6月18日电 


鲜花

握手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