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圈网 首页 资讯 关注基层 查看内容

杞县一花甲老人家庭连遭不幸 吃饭常常白菜就馒头

2015-11-30 11:12| 发布者: 文薪| 查看: 4939| 评论: 0

摘要:     田学文与妻子、孙子孙女在厨房门前  央广网河南分网消息在杞县西寨乡田寨村,有一位年龄将近60岁的老人,名叫田学文,在该村附近七八公里范围内,只要提起田学文这个名字,常年在家的村民都会摇头,“那老人命苦 ...
本团队办理的房屋征收补偿案入选2014推动河北法治进程十大案件

  

  田学文与妻子、孙子孙女在厨房门前

  央广网河南分网消息 在杞县西寨乡田寨村,有一位年龄将近60岁的老人,名叫田学文,在该村附近七八公里范围内,只要提起田学文这个名字,常年在家的村民都会摇头,“那老人命苦啊!”

  田学文,今年58岁,妻子55岁,老两口到了花甲之年,按说儿子已经成婚,女儿也已出嫁,本应是享享清闲,感受儿孙围膝之乐。偏偏祸不单行,从2012年开始,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发生在这个家庭中后,几乎压垮了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

  儿子高位瘫痪 两儿一女抚养艰难

  2009年10月16日,田学文的儿子田振玮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田振玮成亲之后,为了生活过的更好,就和妻子一起到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几个月后,妻子怀孕,两人双双辞去工作,回到家中等待小生命的降临。

  2010年9月27日,田振玮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田学文和老伴就把对孩子的爱又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孙女的身上。

  孩子出生后,田振玮妻子在家照顾孩子,田振玮农闲的时候继续在外打工。2012年4月8日,受雇于本土老乡王家祥(杞县五里河镇人)的田振玮在郑州某工地干活时,墙体突然坍塌,将田振玮胸腰椎及附件多发爆裂骨折伴脱位等多种疾病,王家祥为其支付3000元医疗费用后便不见踪迹。

  2013年5月13日,杞县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被告王家祥赔偿原告田振玮医疗费、营养费、伤残护理费等共计230946.65元。伴随着王家祥的失踪,该判决书却至今未得到执行。

  在花费了20多万元,经过96天的住院治疗后,出院的田振玮腰部神经依然断裂,腰部以下毫无知觉。在郑州某医院治疗期间,由于是工伤,外加农业户口,没有医保,所以分文未报。返回开封市西寨林场职工医院、杞县中医院继续治疗时,新农合给报销了20000余元。

  为了给田振玮治病,田学文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当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都借了一遍之后,走投无路的田学文四处拆借,通过私人高息借贷继续给儿子看病。

  田振玮高位瘫痪时,离妻子二胎生娩仅剩下几个月的时间,没过多久,2012年8月24日,田振玮的双胞胎儿子出生。对于农村一般家庭,双胞胎儿子出生,本应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但对于田学文来讲,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有了一对可爱的孙子,忧的是,将来的路该走向何方?

  按说,儿媳照顾着儿子,老两口抚养着孙子孙女,虽然生活过的紧巴巴,却也能慢慢的把欠下的外债还清,只不过时间会稍长一些。但就在田振玮双胞胎孩子刚满一岁时,儿媳却又离家出走,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不管怎么说,儿媳才20多岁,把两个孩子带到可以走路,也算是对的起俺这个家庭了,人家要走,咱总不能强留,那样做不地道儿”,11月26日傍晚,在田学文家院子里一堆辣椒杆燃起的篝火前,田学文时而咳嗽的讲述着自己的故事,聊到儿媳时,田学文看似轻松的对映象网记者说了这样一句话。

  话虽这么说,但儿子田振玮大女儿毕竟才五岁,两个双胞胎也才三岁,孩子上学、吃奶粉总需要钱,给儿子治病贷的款人家又上门催债,一时间上哪来这么多的钱支撑这个快垮掉的家庭?

  

  田学文孙子孙女围绕在奶奶身边等待着吃晚饭

  女儿为救哥哥出嫁 又逢丈夫患重病

  得知哥哥田振玮出事,常年在云南做销售工作的田学文女儿田喜梅第一时间赶回到了老家。眼看家里债台高筑,天天被贷款债主踏破了门,本打算过几年再结婚的田喜梅做出了一个决定:嫁出去,只要谁能拿出150000块钱,就愿意嫁给谁。相了几次亲后,邻村小伙王亚辉一眼就对眼前这个个头高挑、长相标致的田喜梅动了心,无论田喜梅提出任何要求,王亚辉都无条件的答应了。

  “你和田喜梅相亲的时候,知道她是为了什么结婚吗”?

  “知道”!

  “当时家里有这么多钱吗”?

  “没有,但当时就是一见钟情那种感觉,只要是她提出的,我都愿意去做!”当映象网记者问到上述几个问题时,已经处于尿毒症终末期的王亚辉很肯定的回答着。

  “结婚时,就是为了还我哥看病欠下的债,没想那么多,从订婚到结婚,他(王亚辉)前后为了补贴我们家至少应该有十五万左右,我也知道,这钱有一部分是他借的,但是,当时也真急需这笔钱给家里还债,我家借债已经借不出来了,他当时如果没有筹够那么多钱的话,或许我嫁的一定不是他”。

  面对当时和丈夫王亚辉结婚的原因,田喜梅当着丈夫的面,也真实的告诉记者。

  在“结婚为还债”这样一个不成理由的理由下,田喜梅嫁给了王亚辉,结婚之后,王亚辉与田喜梅一起担起了照顾双方家庭的责任。

  在田喜梅为了给哥看病才出嫁这件事情上,记者和他们交谈过程中,田学文一直在旁边保持沉默,到了这个问题最后,田学文接了一句:“闺女是个好闺女,亚辉也是个好孩子”。

  女儿出嫁,又多了一个人来支撑家庭,田学文和老伴的生活不出意外,应该是越来越好。但就在田喜梅怀上和王亚辉的爱情结晶剩余不到两三个月生娩时,王亚辉却被医院检查出了尿毒症,而且是晚期。由于在医院来回奔波帮丈夫拿药,田喜梅肚中的孩子刚满八个半月就出生了,丈夫重病,孩子待哺,田喜梅个人家庭生活也陷入艰难。

  自从王亚辉查出尿毒症,每周会定期在开封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透析。11月26日,记者去到医院,王亚辉刚透析结束走出透析室,田喜梅立刻迎了上去,从包里拿出王亚辉的围巾,给王亚辉小心翼翼的围上。

  “我和他之间现在存在的只是亲情,我哥出事后,我嫂子走了,现在他(王亚辉)有病了,我一定要陪伴在他的身边”,田喜梅被记者问到婚后感情生活时,平静地告诉映象网记者。

  现在,王亚辉依靠每周两次的透析来维持生命,每次透析费用由360元到750元不等,平均每月花费在透析上的钱高达3360元。据医生称,如果王亚辉一年半内不做换肾手术,将会有生命危险。

  

  田振玮三个孩子趴在他的床边玩耍

  家庭虽然四人低保 却仅是杯水车薪

  26日下午,映象网记者跟随着田喜梅夫妇去到田学文家里,记者见到了该村村支部主任候俊学,对田学文家庭状况,侯俊学边叹气边告诉映象网记者:“他(田学文)也是命苦的人,没出事之前,家里还算过的去,这儿子女婿接连出事之后,整个家庭都垮了,十里八村,现在谁提起这个家庭都知道。政府这边现在已经帮他们家里解决了四个人(田学文、田学文妻子、田振玮、三个孩子一个低保)的低保问题,每个月一个人能领到99元,但这点钱对于这个家庭来讲,连老两口的生活费都包不住”。

  在田学文家不大的小院里,厨房还是以前的低矮瓦房。虽然有一座平房,却也是田振玮前几年结婚,为了帮儿子娶媳妇,田学文四处拼凑的钱建起的。田学文的家庭,用“家徒四壁”这四个字来形容毫不夸张。厨房里仅有的调料也只是一罐盐和半壶油。

  映象网记者离开的时候,三个孩子在厨房正围在奶奶的身边,等待着奶奶给他们做白菜吃,白菜配馒头已经是孩子日常最喜欢的食物了,而孩子经常吃的零食,却是奶奶腌制的绿蒜。

  截至记者发稿,一则标题为“田老汉你有故事更有苦”的文章在新浪微博已达到1000以上的转发量,网友个人募捐金额已达一万余元。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家庭,请伸出您温暖的双手,以下为田学文女儿田喜梅联系方式和账号。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让爱延续、让爱前行,您的每一份爱心,都会对这个家庭起到很大的帮助。(记者崔学庆 见习记者李永乐 李敏杰)

  田喜梅电话:15237895313

  支付宝账号:15237895313

  银行开户行:农业银行

  户主:田喜梅

  账号:6228480729173007976


鲜花

握手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